午夜叩门声
午夜叩门声

  1.丑事

  最后一个吊丧的村民走掉时,已近午夜。

  关了门,李忠平舒舒服服地坐下,摸出长烟杆,不急不慢地装好烟叶。跪了一整天,一双膝盖早就酸麻得没了知觉,烟瘾也上来了。

  哼,全都是那贱人害的!

  李忠平一边点火,一边嘬了一口。忽然,停放在灵堂正中的棺材里传出一声轻响,紧接着还有微弱的呻吟声。

  李忠平只顾笑着抽烟,平静地看烟锅中火星闪烁。等一袋烟抽完,他才心满意足地敲尽烟灰,将烟杆重新别在腰上,拿起一旁的一圈麻绳慢悠悠地走到棺材前。

  安静的房中响起吱吱嘎嘎的开棺声,一张令人毛骨悚然的女人的脸露了出来。

  这个女人就是李忠平死去老婆,姚月娥。

  忠平…………我怎么睡在棺材里……一点力气都没有?女人声音虚弱,惊恐地望着他。

  李忠平露出一抹笑容:月娥,你可醒了,我等了多久啊!你前天害急病死了呀,当然要睡在棺材里。你看,他指着一片白色的灵堂,这是你的灵堂,全村的人都来拜过你了!

  而后他弯下腰,凑近了女人,用低哑的声音说道:你想起来了没?我在你喝的汤里放了点七步倒

  女人顿时明白过来,倒抽了一口凉气,干瞪着李忠平。

  七步倒,是当地里一种特有的药草。如果只是少量外用,可以镇痛消炎;但如果内服,一个指甲盖挑出的分量,就能叫一个大汉不出七步就昏倒,两三天后才能苏醒,且全身无力。

  女人瞄了一眼他手里粗粗的麻绳,颤抖着问:忠平……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月娥,你真不知道?李忠平的笑有些凝固,眼中放出狠毒的光芒,压抑着低吼出声,你做的好事你敢说不知道!

  姚月娥猛地一颤,脸上最后一点血色都退去了。

  那天,李忠平在地里干活,忽然肚子疼得厉害,几趟茅厕跑下来,只好拖着锄头腿脚发软地往走。

  到了家门口,一推房门却是从里面闩上的。李忠平满心疑惑,正要叫女人开门时,却从房中传出一声荡笑。李忠平立刻愣住,一股热血从脚底直往头上冲。他连忙转到屋后窗下,悄悄舔破窗纸。

  只见姚月娥光着身子和一个男人缠在一起,李忠平脖子顿时涨红了。这时,那个男人叫了一声,竟是他嫡亲侄子李国志!李忠平气得浑身发抖,嘴巴都咬破了才勉强压下愤怒。他悄无声息地重回前门,故意把门拍得大响:月娥,怎么将门关了?

  门里窸窸窣窣乱成一团,女人慌乱地应着:这就来了!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他静静地站在门外,等他侄子翻窗而逃后,他的女人来开门。女人眼神畏缩,可是脸上还有没退下的潮红。李忠平愤恨到极点反而平静了。他如往常一般木讷地跟女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闲话。女人见他不再追问,脸上闪过一丝窃喜,他看在眼里仍是不露声色,只在心底冷笑。

  第二天,他没去地里,而是躲在李国志家附近。李国志一个人出来后,他便偷偷尾随,待四下无人蹿上去就是一锄头,顿时血花四溅。那奸夫连一声都没来得及吭,便扑通新疆时时彩在线开奖一声倒在地上。

  李忠平将尸体拖到附近的小河,狠踢了一脚。只见尸体在河沿骨碌碌翻了几转儿,便的一声沉下去了。

  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2.毒计

  女人听到这里,浑身一阵阵地发寒,哆哆嗦嗦地道:……你竟然杀了国志…………他可是你的亲侄儿!

  李忠平从鼻子里一声冷哼:侄儿?他眼里要还有我这个叔叔,还能睡了你?

  他转身拿来锄头,上面有一大块深褐色的污渍。他高兴地抚了抚锄头,伸到女人眼前道:看见了吗?这就是那畜生的血。可惜你醒来得晚了,本来红通通的,比过年时咱家贴的大红对联还要好看。

  李忠平得意地看着女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呵呵笑道:别怕,我不会也把你的头当地一样地刨了,咱们不能白白浪费了这么好一口棺材。说着扬了扬拿在手上多时的粗长麻绳。

  姚月娥急促喘息着,想要大声尖叫,可是七步倒的药性太强,喊出来的声音像是隔了一层厚墙一般的微弱。恐惧的眼泪在她整张脸上蔓延。

  李忠平利索地把她的双手反剪到背后紧紧捆住,一圈比一圈收得紧,简直要嵌进肉里。手脚都捆好后,又把她全身结结实实捆了一遍,如同用绳子做了一层裹尸布。

  姚月娥成了一条僵直的毛毛虫,莫说挣扎了,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她绝望地用尽全部的力气喊道:你杀了我吧!

  李忠平露出一个扭曲的微笑,随手解下腰带裹成一团塞进她的嘴里。深蓝色的劣质布带一直顶到她的喉咙,强烈的呕吐感迫使她干呕不已。

  李忠平满意地看着女人涕泪交加的丑陋脸庞,在她惊恐的注视下,他慢慢地,慢慢地,合上沉重的棺盖。当最后一道缝隙消失,棺材里传出一串崩溃的呜咽和一阵杂乱的嘭嘭声。

  天快亮时,棺材里的女人早已静得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了。李忠平又打开了棺盖。奄奄一息的女人一看见他,通红的眼里又燃起一线希望。经过一夜的折磨,她饱满的漂亮额头上破了一大片,鲜血半干半湿地糊住了半边脸。

  傻子也看得出来,这可怜的女人为求生,用脑袋撞了一夜的棺材。

  李忠平再度盖上棺盖,露出满意的笑容。

  不久,村民们陆续到来。噪耳的哀乐吵得人耳膜都要痉挛。

  好不容易捱到起棺,李忠平又听见棺材里传出一声隐约的哭叫。

  微弱的哭声很快就被灵堂里波涛般汹涌的号啕大哭淹没,除了他不会有人知道。他低下头,不觉露出一丝痛快的笑。

  姚月娥就这样被活埋了。

  3.诡音

  半个月后,李国志的尸首在下游的另一个村子被发现。李国志的父母已死,他女人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粗蠢婆娘,一听这话便双眼翻白,当场昏了过去,只有让李忠平去认尸。

  看见那个长着一张俊俏脸蛋,生了一张哄人甜嘴的男人变成了一条破破烂烂的死鱼,李忠平险些笑出来。自打那天一时冲动,把李国志的尸首随随便便扔进了小河,他就一直后悔,生怕尸首浮上来叫人发现。现在好了,烂成豆腐渣,谁也怀疑不到他头上!

主页 > 侦探奇闻 > 上一篇:滚龙沟 下一篇:莲花杀

名人养生

饮食养生
凤凰彩票提供最全面新疆时时彩在线开奖、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新疆时时彩常见倍投方案、时时彩软件等很有价值的数据和应用,希望能够帮助彩民朋友提高中奖机率,赢钱多多,赚钱多多!
Copyright © 2002-2018 凤凰彩票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