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告状
死者告状

一、死者来信

鹰城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被一种神秘而又恐怖的气氛所笼罩。就在局长王金汉刚刚吃过早饭打开办公室门的当儿,他一眼见到有人从门下的缝隙里传到地面上一封信,当他一气看完这封由四页纸写成的信后,他刹时向门外和窗口张望了片刻,仿佛刚才有人从暗中盯梢他似的,他的大脑出现了瞬间的空白。

信是由一位刚刚死去不久的印刷厂厂长写来的;你想想,是不是奇怪极了。

信是这样写的:

尊敬的王局长:

久闻您的大名,深知您曾破获发生在鹰城市的无数个轰动全国的案件,所以给您写这封信,讨教讨教。

我叫于仁义,今年38岁,是鹰城市鼓浪印刷厂厂长。听到这儿,您会觉得奇怪,因为您知道我在今年3月15日晚上已出车祸死了。其实不然,我还活着,而且就藏在鹰城市内。

说起来这事儿全怨我。出事前,我帮非法书商盗印了十几万元的盗版书,正准备往外运时,被文化市场的管理人员查获了。不久,书商找到我,要我退回六万元订金。我不但没有这六万元,欠造纸厂几万块纸钱我也还不起,再加上罚款两万元,我简直无法活下去了。这时候我的老婆高芹成天哭闹,我成天喝得醉醺醺的不是打老婆就是打孩子。眼看交罚款的日子就要到了,我不能成天喝酒了,我要想办法弄钱。接下来我就和高芹商量弄钱的办法。没想到高芹竟想出了一个高招。她说她在报纸上见到过向保险公司骗赔的案件,他们不成功往往是没有吃透保险公司的规定,只要把保险公司的规定吃透,准能得到赔偿。我很快找来了本小册子,叫《中国人寿98条款指南》,我在《人身意外伤害及附加意外伤害医疗保险条款》中见到有这样的规定“每份意外伤害保险金额为人民币五万元,每人最多买五份”。我一算,五五不就二十五万元了吗?

我很快买了二十五万元的保险。我想,意外伤害很难骗,设想,我要是断条胳膊那怎行?二十五万元可买不来一条肉胳膊。我在规定上看到,被保险人因意外伤害死亡的,该公司付保险金额全数。看来只能雇个人把自己干掉,那样才能索赔。我想,我怎么个死法泥?想来想去还是出车祸比较合适,因为我家住在国道边,半夜里照样车来车往,制造个车祸没多大问题,问题是我不能真死。但保险公司不见尸体不赔钱,有关有效证明也开不出来呀。我被难住了。

回到家,高芹见我躺在床上只吸烟不说话,就劝我,不行雇个人,找一个和你长得差不多的人,你把他灌醉,然后顺着国道送他回家,见汽车来了,你可以推他一下。 我一听这法儿真不错。第一,伤不到我;第二,有尸体,免去了开证明难这一大关。我连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真的照以上的方式去害了一个人,这个人我并不熟,他是来本地打工的,长相很象我,我就以招工人为名把他骗到了车轮下。

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后来的一切我都是通过电话从高芹那儿了解到的,尸体经医院、保险公司验明后火化了,索赔二十五万元很快到位。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死了,不能回到我老祖宗传下来的印刷厂了。我只要一出面,公安局的就要抓我坐牢或者杀头。可是害人的事不是我想出来的,是高芹想出来的。现在她跟着一个叫田基业的人公开做起了夫妻,我咽不下这口气,才拼着命给您写了这封信。您可能在调查我的事时见过田基业,他是我聘用的副厂长,今年三十五岁,我真没想到他会勾引我的妻子。我现在甚至怀疑,文化市场来查盗版书都是他有意报的信儿,他非害得我家破人亡不可。我现在要求公安机关调查高芹和田基业的阴谋,是他们害了我,他们应该坐牢,他们不应该在我的私人印刷厂里寻欢作乐。王局长,你们可先查索赔案,再查害人案,我敢保证您查的结果和我说的完全一样。我是不敢露面了,因为我已经死了,并且害死了一个和我长相类似的人。但我也不让高芹和田基业好活。我在密切关注着此事,我还会给您寄信,不会象这次这样送信了,因为这样太危险,既使我雇人送信也十分危险。

                                           于仁义    1999年9月19日

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

王金汉看罢信,打电话把刑警队长叶祥叫来,让叶祥也把信看一遍。

“你今天上午把这封信的笔迹鉴定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出自于仁义之手。”王金汉用气体打火机点了支烟,“然后把结果尽快告诉我。”

叶祥说:“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看来如果不是于仁义吃醋,这个杀人骗赔案就算了解了。”

王金汉说:“是呵,这个案子看来还挺复杂。于仁义知道他的罪恶很重,不会轻易露面作证,他提供的线索全指望我们调查了。不过话说回来,我倒对这个案子很感兴趣,如果它真是一个案子的话。你抓紧时间把笔迹核实一下,如果这封信真的出自于仁义之手,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去印刷厂走一趟。”

叶祥从保险公司打来电话,认定信上的手迹和于仁义在保险公司留下的手迹完全一致。

——于仁义真的活着。

王金汉点了支烟,连吸了两口,大脑在不停地寻思着:于仁义是什么意思?借我的手,把他的妻子绳之以法?那他的女儿呢?十二岁的于姗让谁管?

王金汉见过两次于姗。由于印刷厂有位职工提出于仁义的死可能是被人害的,报了案,所以王金汉和叶祥去过印刷厂两次。每次高芹和于姗都一口认定死者是于仁义,于仁义是喝酒喝多了才出事儿的,不可能是别人害死的。公安局的法医验了尸,与所述一致,因而尸体很快就火化了。现在想来,高芹知道死者不是自己的丈夫,致所以认定是于仁义,是想早早火化、索赔为目的。现在于仁义后悔了,便想把获利又获情夫的高芹也牵扯进去。

 

主页 > 侦探奇闻 > 上一篇:同态复仇 下一篇:卓文君的爱情故事

名人养生

饮食养生
凤凰彩票提供最全面新疆时时彩在线开奖、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新疆时时彩常见倍投方案、时时彩软件等很有价值的数据和应用,希望能够帮助彩民朋友提高中奖机率,赢钱多多,赚钱多多!
Copyright © 2002-2018 凤凰彩票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