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火车行
死亡火车行

  对于常年在外跑的人,坐火车是少不了的事情,记得有一年工作不如意的我,毅然决然辞了工作,便想回家休息,顺便看望年迈的父母亲。
  
  说来也巧,我在买票的时候只剩下了站票,票到手后我就开始犹豫了,实在没有勇气站八个小时回家。以前就试过一次,以为八个小时自己能熬过去,但是现实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苦苦支撑。
  
  没办法就只好换晚一点的车了,本来晚上十点的车,最后换到了凌晨三点的硬卧,我只好找了个网吧消遣了好几个小时。
  
  不得不说上网时间过得就是快,打了几把游戏就到点了,急急忙忙赶上了火车,我很快便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借着暗光我爬上了中卧,是的,我是中卧的票。
  
  也不知道是我动静太大,还是那些人的好奇心太重,睡我上铺的一个男人在我爬上床后,探个脑袋下来看了我一眼。
  
  与此同时,我发现隔壁上铺也有个人在看我,是个女的,我奇怪的看了过去,她见我盯着她看就笑了一下,不在看我了。
  
  我很纳闷,他们看什么呢?我不认为我有什么魅力吸引了他们的眼球。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被随即而来的困意压了下去,没一会儿我便进入了梦乡,我坐车总是很容易困。
  
  可是,半夜里我却被一阵躁动吵醒,咚咚咚…声音来自我上铺,好像还很有节奏。
  
  我有点不高兴,毕竟被吵醒了,等了几分钟声音还没有消停,我开始奇怪上面那位仁兄在干嘛,我又不好意思看上去。
  
  这时,我无意发现对面上铺那女的不在,我觉得我大概知道知道一回事了,现在这年头男女都太开放了…
  
  可我能说什么呢,我是不喜欢挑事的人,而且我还发现其他人都睡得很熟,对于频繁的声音完全没有听见一样。
  
  而后,那男的时不时还传出呻吟声,我心里无比鄙视了一翻,谁让咱单身呢,我尽量让自己继续努力睡觉,不去管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次醒来想上厕所,我注意到那声音早已消停,于是我便起身摸黑往厕所走去,当我迷迷糊糊的回来的时候,刚爬床梯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脑袋上方火光映在我脸上。
  
  我当时很吃惊,抬头一看,睡在我上铺那个男人竟然全身着火了,他就静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被火烧着。
  
  我慌张跳下床梯,大喝道,“着火了,救火啊!”一连喊了好几声,陆陆续续有人醒来,火车上一名工作人员也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指着那个燃烧的男人刚想说话,却惊讶的发现根本没着火,而且上铺竟然睡着一个女的,此时正茫然的看着我,先前我看见那个男人凭空消失了…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我的幻觉,还是我在做梦,那名工作人员看我支支吾吾的样子,便对其他人说道我做噩梦了,没有什么事大家就休息去吧。
  
  火车上一些人捂着嘴笑我,一些人说我神经病,我红着脸没说话,闷声爬回了自己床位,我很奇怪,难道我真的看错了?
  
  带着疑惑我打算再确认一下睡上铺的到底是男是女,刚准备往上看,突然,一个脑袋探下来跟我面对面对视在一起,我闻到一股很重的焦味,拿起手机一照,我看见了恐怖的一面。
  
  一张被烧得面目全非的脸正盯着我看,它的眼睛空洞洞的,连眼球都没有,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脸吓到,我倒吸一口凉气,使劲往后退去,可是后背贴着墙壁根本没法躲。
  
  它看着我吓破魂的样子,诡异的笑了笑,它脸上的腐肉随着它可怕笑容掉落下来,还带着黏稠的血水流淌到我床位上。
  
  我死死看盯着它不敢出声,我能感觉到我的后背全湿透了,就这样我和它对视了几分钟,这几分钟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终于我忍不住了,握紧拳头朝它的脸打了过去,令人更诡异的是我竟然硬生生把它的脑袋打断了,它的脑袋飞出去的瞬间我还听见了它说话,它说,好爽啊…
  
新疆时时彩  我愣愣的看着它脑袋在地上滚了几个圈,最后消失在我眼中,我把被子捂住自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更不敢往外看出去,我怕再次看见那张烧焦的脸。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一直苦熬到了站点,我听见外面有很多人的动静以后才敢收拾行李下床。
  
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  那时已经是早上八点了,下床同时我瞄了一眼上铺,只有个女孩子,没看见那个男人…
  
  我尽力提醒自己,我只是做噩梦了,昨晚遇到的都是幻觉,那不是真的。
  
  可是火车停了以后,我在下车时,之前那名工作人员却喊住了我,他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那个前几年被烧死的男人他也经常在火车上看见…
  
  后记:原来前几年这里曾经有个男人自燃了,烧得渣都不剩,最后只剩下衣物安然无恙摆在那里,至于为什么我和那名工作人员能看见他,到如今我也想不明白。

主页 > 侦探奇闻 > 上一篇:托梦抓凶手 下一篇:神耳听画

名人养生

饮食养生
凤凰彩票提供最全面新疆时时彩在线开奖、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新疆时时彩常见倍投方案、时时彩软件等很有价值的数据和应用,希望能够帮助彩民朋友提高中奖机率,赢钱多多,赚钱多多!
Copyright © 2002-2018 凤凰彩票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