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遗产中的佛教艺术泰山与金刚经

  1987年,泰山被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对其作出这样的评价:“庄严神圣的泰山,两千多年来一直是帝王朝拜的对象,其山中的人文杰作与自然景观完美和谐地融合在一起。泰山一直是中国艺术家和学者的精神源泉,是古代中国文明和信仰的象征。”泰山是中国第一批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项目,也是中国第一个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

  作为本系列策划的开篇之作,以泰山为主题,不仅是因为泰山本身在中华文化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更重要的是那一片镌刻于河床上的金刚经摩崖石刻。

  从泰山登山道上的斗母宫向右拐,沿东北侧小道步行约一公里,便可来到经石峪。在这方圆一公里的山谷花岗岩河床之上,斗大的字体铺陈开去,这就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大的佛教摩崖石刻。石刻因缺少年月与书刻人姓名,留下了许多悬念至今仍众说纷纭。

  历史上对于摩崖刻经的记载,最出名的当属《西游记》。其中第一百回说唐僧取经回途时,因经书落入水中而开包晒晾。不料经书干晒后,经文却已入石三分留下石经踪迹。当然这只是传说,但至少从侧面也说明了早在唐代,经文的摩崖石刻便已盛行多时。事实上,我国大规模的摩崖刻经活动是从北齐开始,并兴盛于整个北朝时期,而泰山所处的地域与泰山原本就被赋予的光环令这里成为北朝最重要的佛教刻经场所。所以一般认为泰山经石峪镌刻于北齐时代。经石峪的书丹者有北齐的王子椿、唐邕之、韦之深、安道壹之说,还有东晋王羲之与北魏郑道昭之说。

  泰山经石峪所刻的金刚经是佛教最重要的经典,全称为《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经文以金刚之坚来比喻般若之妙,原包含在大般若经第577卷中,是如来讲经十六会中的第九会,地点为印度舍卫城南的祗树给孤独园。“金刚”即是金刚石,光明且不染尘埃;“般若”是梵语音译,意译较难概括,大致可认为“终极智慧”,是佛教认知宇宙的最高真理;“波罗蜜”也是梵语音译,意译为“到达彼岸”,意为脱离苦海,到达不生不灭的彼岸净土天堂。

  作为大乘佛教初期的经典,金刚经包含了根本般若的思想与古风,其中蕴含的高深哲理,成为各派实践的法门,对后世影响深远。金刚经共有五个重要的译本,其中最早、流传最广的当属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翻译的版本。鸠摩罗什于公元344年出生于西域龟兹国(今新疆库车),曾游学天竺诸国,博通大乘小乘、精通三藏、娴熟梵汉语词,位列四大译经家之首。经过将残存的石刻辨别比较,泰山经石峪的金刚经正是依此版本镌刻。

  经石峪金刚经字体硕大,字径多在50-60厘米间,原刻有2500余字,经过溪水磨灭,现仅存1067字,总面积达2064平方米。从河岸眺望,与四周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气势磅薄、开阔恢弘。经石峪字体在楷体与隶书之间,间或含有篆书与草书之风,顿挫安详、流畅端庄。后世历代书法家均对其推崇,有“大字鼻祖”、“榜书之宗”的美誉。作为从篆隶过渡到楷书的石刻代表,经石峪既富于变化又古姿尚存。

  晚清著名思想家康有为,同时也是著名的碑派书法家,康有为在所著的《广艺舟双楫》中倡导北碑运动。虽然他对北齐碑有所鄙夷,认为“北齐诸碑,率皆瘦硬,千篇一律,绝少异同”。但对泰山经石峪,却推崇备至,认为其“草情篆韵无所不备,雄浑古穆”,并称赞在众多榜书精品中“然以经石峪为第一”。其书法“康体”笔锋遒劲、古朴雅致,具有经石峪“融篆隶于行楷”的特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