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有眼盯着你
半夜有眼盯着你

小安今年二十三岁,是个普通公司的小职员。跟她的父母住在一起。上个星期父母给小安留了个字条说家里太热要出去旅游。小安看到字条还笑话父母,打个电话不就好了么。可是当小安给父母打电话的时候却总是提示暂时无法接通。连续一个星期都联系不到父母。父母是怕自己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吧。这两个人真是,小安无奈的笑笑,也就没当一回事。
   
自从父母出去旅游小安就夜夜失眠,她睡觉时总感觉有人盯着自己看。但是每次开灯又没有人,就这样每夜反反复复开灯关灯。每次都要到凌晨三四点最困的时候才能睡着。白天又要上班,脑袋昏昏沉沉的。而且最近房间里总是冷飕飕的,以前这个家热的不开空调就会蒸桑拿,现在居然不开空调都觉得冷。而且半夜还总是能听到奇怪的声音,就像是老鼠啃桌子,咔嚓咔嚓的,小安觉得可能是自己最近太累了,没休息好,所以出现了幻觉。于是她请了几天假,打算好好休息休息。
   
小安回到家,感觉房间越来越冷了。于是裹了被子坐在床上玩电脑。突然厨房传来咣啷一声,吓得小安一抖,她放下笔记本去厨房看了看。发现是炒菜的锅掉到地上了。奇怪,这个怎么会无缘无故掉下来?,小安心里犯嘀咕。把锅捡起来放到橱柜上,环视了一圈厨房,突然觉得背后有双眼睛盯着自己。小安身上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她猛地回头,看见有个影子闪过去,小安立刻追出去,但是什么都没看见。她去检查了一下大门。发现大门锁的好好地,小安又挨个看了一下家里所有能藏人的地方。什么都没发现。肯定是没休息好,总是疑神疑鬼的,小安拍了下自己脑门。找了点安神的药吃。
   
窗外突然吹进来一阵冷风,可是外面正是大中午,苏州的夏天这么闷热,怎么自己家这么冷呢。也没开空调啊。小安有点疑惑,也没管太多,拿起手机想给父母打个电话。但是一直无法接通。真是,也不知道女儿会担心,就算是要过二人世界,好歹也应该报个平安吧。小安放下电话,心里有点失落。渐渐觉得眼皮沉重,她昏昏的睡过去了。
   
睡了不大一会,小安听见有人按门铃,她揉揉眼睛去开门。在猫眼望了望。发现是父母回来了。小安赶紧开门,父母僵直的走进来。没有表情也没有说话。小安跟在后面,看父母进了他们的卧室,小安跟进去,父母一直背对着她。爸妈,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电话怎么老是打不通啊?玩的开心吗?,小安站在他们后面一个劲得问,可是父母却没有任何反应。奇怪,这是怎么了?新疆时时彩在线开奖,小安心里犯嘀咕的时候,父母缓缓的转过来了。小安刚松了一口气,却看见父亲伸出手把自己的眼珠子抠了下来,一双眼睛不停的往外冒着血,小安吓得失了魂,转头看见母亲脸上插着一把刀。从脸颊左侧一直插到右侧,整张脸没一把刀贯穿了,也是咕咕的往外喷着血。小安吓得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等小安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她摸摸脑袋,全是汗,再看看周围,发现自己还在卧室的床上。小安打开灯,战战兢兢的走到父母卧室,空空的,除了有点阴冷,没发现什么异样。小安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个梦。怎么会做这种不吉利的梦。小安开始有点担心父母,拿起手机给爸爸又新疆时时彩在线开奖打了个电话。这次电话接通了,但是却没有声音。只听见呜呜的声音,小安不停的对着电话喊爸爸,但是对面一点反应都没有,突然电话里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刺得小安耳朵不停的嗡嗡。小安吓得扔了电话,一屁股坐在地上父母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呸呸呸,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小安对着马桶吐了三下。转身进浴室去洗了个澡。出来煮了一碗泡面吃了,又继续上床玩电脑去了。
   
玩了一会,小安昏昏沉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沉的自己睡着了。睡到半夜觉得口渴,她起床开灯,却发现没电了,只好用手机屏幕照着摸索着去厨房喝水。走到客厅,小安看见父母的房间门下渗出一道亮光。小安也没在意,以为是月光,就直接去了厨房。刚进厨房门,小安觉得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软绵绵的,她用手机照到地下一看,没有什么啊,自己吓自己,小安拍拍胸口,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拿出一瓶水,拧开咕嘟咕嘟的开始喝,喝到一半小安闻到一股臭味。她放下瓶子,这个臭味越来越浓烈,小安忍不住捏住鼻子,奇怪,什么东西这么臭,好像是什么肉腐烂了。小安打开冰箱下层,自从父母走了以后她自己懒得做饭,也没买肉啊。小安身上汗毛倒竖,觉得今晚格外诡异。

    突然房间的窗台上扑出来一只大黑猫,绿幽幽的眼睛直直盯着小安,小安抖抖擞擞的看着那只猫。突然那只猫朝着小安扑了过去,扑在小安脑袋上。把小安扑倒在冰柜角上。一股血腥味传来,小安摸摸后脑勺,磕出血了。那只猫尖叫着,转过身又扑向小安。小安吓得大叫一声。起身拿起案板上的菜刀一通乱砍,那只猫敏捷的躲闪着,跳到窗台上。对着小安身后叫了一声,转身跳了出去。
    “
哪来的臭猫,小安心里嘀咕着,摸了摸后脑勺,转身去翻医药箱。这时候灯突然亮了一起,但是灯光照的房间一切都发黄。小安脑子有点飘忽,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她抽了抽鼻子。突然看见自家窗帘后面站着一个身影,由于灯光太暗。看不清是谁。小安吓得双手捂住嘴。腿脚发软,慢慢的走到窗户那,闭上眼睛一把掀开窗帘。慢慢睁开眼睛,奇怪,没人啊。这时候小安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屋子里臭味越来越浓。小安只好打开窗户,点上蜡烛。端着蜡烛寻找臭味的来源。走到父母房前,这种味道更加浓烈,小安推开父母的房门走进去。蹑手蹑脚的走到床前,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小安吓得用手捂住嘴,哪里来的人。小安愣在原地不敢动,也不敢去喊床上的人,床上的人用被子捂着脑袋,可是却连一点呼吸的样子都没有。小安突然觉得身后有人,她拿着蜡烛的手一直在颤抖,那种腐烂的气息也越来越强烈,被子里的人也缓缓的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小安借着烛光看到,那是母亲。
    “
母亲什么时候回来的?小安心里想着,看见母亲缓缓转过头,冲着自己呲牙一笑,脸上的皮全掉了下来,小安吓得惊声尖叫,她转过头想跑出去的时候,正好撞在另一张脸上,这张脸上却没有眼睛,两个眼眶黑洞洞的,还流着血。小安却认出这是自己的父亲。这时候父亲却张开嘴说话了,小安,我跟你母亲在下面好想你,你来陪我们吧,我们一家团圆吧。说完就伸出手朝小安的脸上伸去,嘴里还一直发出嘿嘿的诡异笑声,小安只觉得脸上一股撕裂的疼痛,却无力反抗,她突然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嘴里被塞进了两个东西,热热的黏糊糊的,还有血腥味,眼睛一阵剧烈的疼痛。小安大叫着救命,想跑却跑不动,这时候感觉有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胸腔。小安颤抖着失去了知觉。
    “
隔壁这家人好久没出来了,他们家老头子老太太出去旅游没见回来,这姑娘也天天不出去。房间里还老是飘出异味,整个楼道都臭臭的。。隔壁的张婶见小安家一个多星期了没有动静,敲门也没人开,而且整个楼道都散发着一股腐烂的臭味。就报警了。警察来破门而入,一股刺鼻的味道让人窒息。房内乱七八糟,张婶冲进来一看,发现小安躺在地上,没了眼珠子,脸皮也不知道被谁揭掉了。心脏处一个大窟窿,大张着嘴,嘴里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填满了。张婶看见立刻就吐了,警察中承受力不好的也跑去厕所吐了起来。
   
他们冲进小安父母的房间。发现小安的父母双双躺在床上,死状和小安一模一样。这凶手真残忍,警长大黑叹息着说,把他们的尸体都抬到法医那做鉴定吧。说着就让人抬尸体,收拾现场。忙了一天的大黑晚上回到家,觉得房间有点冷,奇怪,我这房子平常开空调都觉得热,今天怎么这么冷啊,冷的汗毛都起来了。大黑嘀咕着去厕所洗脸,然后上床看了一会书就倒头睡下了,睡到半夜,大黑突然觉得有人盯着自己看,他打开灯,什么都没有。肯定是最近没休息好,过几天要请个假好好休息休息了”.大黑心里想着,又睡下了。黑暗中三个身影对视一笑。发出刺耳的嘿嘿声。

主页 > 鬼故事 > 上一篇:假尸真冤 下一篇:人血雪糕

名人养生

饮食养生
凤凰彩票提供最全面新疆时时彩在线开奖、新疆时时彩杀号技巧、新疆时时彩常见倍投方案、时时彩软件等很有价值的数据和应用,希望能够帮助彩民朋友提高中奖机率,赢钱多多,赚钱多多!
Copyright © 2002-2018 凤凰彩票 版权所有 ??